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二炮手》:土八路养成记

《二炮手》:土八路养成记


《二炮手》已播出十余集,但它的独特性已经展现无遗,严格看来它已经不是一部抗战剧,而是一部“性格剧”——以强调角色性格带动观众兴趣,从而实现抗战剧走向“笑中带泪”的真实路线。

和张涵予在徐克版《智取威虎山》中重塑了杨子荣一样,孙红雷在《二炮手》中也让一个土八路的养成,使观众看了觉得耳目一新。孙红雷在剧中饰演的贼九,先是地主家帮工,后被土匪掠上山被逼为匪,他身上兼具农民式的淳朴厚道,又有点圆滑可爱的匪气。

这样的形象其实以前的抗战片中也有,但贼九之所以显得特别,是因为他身上具有浓厚的地方文化气息,满嘴大碴子味的东北口音,本能的生存之道,始终被压低一直却没突破的为人底线,让贼九游弋在观众的悬念之中,盼着他做点出格的事带来搞笑效果,又希望他此后英雄形象的升华不虚假,这使得贼九这个形象拥有了走进观众内心的能力。

编导是偏爱贼九这个角色的,由于过于注重对孙红雷的使用,这让剧中其他配角有点黯然失色。好在作为女主角的海清,在《二炮手》中的表现不逊于孙红雷,小媳妇形象向乡绅家闺女实现了平滑过渡,在剧中,海清饰演的李娴淑与贼九的情感变化,即细腻又清晰,尤其是贼九为匪后,她对他的矛盾感情,被刻画得十分可爱,即把他当兄弟来宠,又恨他不争气,两人之间还隐约弥漫着荷尔蒙的气息,这种感情表现形式,是《二炮手》这部抗战剧中显得十分柔媚的一部分。

除了是部“性格剧”外,《二炮手》的第二大特征是喜剧,导演康洪雷在这部剧中做了大胆的创新,因为在抗战剧中如此大面积地融入喜剧元素,很容易弄巧成拙,变成了恶搞式的打鬼子剧,但《二炮手》里的喜剧元素,首先是为角色性格服务的,其次是为情节推进服务的,当镜头转向与日军对抗时,气氛很自然地换成了正常的战争氛围,只有当剧情回到村庄、回到后方,才会变得生活化、幽默化。

这部剧的可贵之处,是没有渲染战争对人性的破坏。在硝烟暂停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还像战争没发生时那样,是自然的、健康的,有对爱情的追求,也有对人性自私一面的展现。剧中的人物关系,让我们可以看到1930年代军人、百姓的真实情感世界,在面对外侵时,他们勇于抵抗,但对生活的热爱、对人际关系的建立,却依然没有被破坏,这大概也是《二炮手》看了只会让人开心不会让人揪心的原因所在。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