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迷失曼谷》:良善之人也有魔性

《迷失曼谷》:良善之人也有魔性


恐怖片、惊悚片最不应该出现的人物,不是鬼神妖孽,而是大陆公安,只要英勇的大陆公安一出现,准会令人特别扫兴,本来挺好的一个电影,瞬间有了主旋律的味道。

《迷失曼谷》也有公安出现,不过也就一个镜头一闪而过,算是给了审查部门一个交代。国产恐怖片一直在原地打转,和想象力不发达有关,也和顾忌太多有关,说到底,没有分级制,恐怖片难拍好。

没有特意强调恐怖片,是《迷失曼谷》的聪明之处,尽管它有些场面拍得挺恐怖,比如女主角在床上凭空悬起那一幕,就是在向《驱魔人》致敬,电影其实还可以放大一些特技制造出来的恐怖情境,为观众提供更多血脉喷张的机会。

把《迷失曼谷》定义为心理悬疑片更合适,它里面有《催眠大师》中层表现过的催眠情节,在故事推进方面,有好几段是依靠催眠进行的,而且电影中的闺蜜关系,用心理悬疑来诠释也更合适,因为它直抵人性最幽暗的一面,一个温柔良善之人,在特定的情境下,一样会做出置人于死地的残酷举动。

佛牌是《迷失曼谷》的关键道具,作为太过的佛教圣物,它通常被人们佩戴于颈部,以提升信念、增强安全感。关于佛牌,互联网上诸多诡异说法,鉴于它是泰国佛教的标志性饰品,电影对它做了妥善的处理——从怀疑它带来灾难,到还原它的保护功能,佛牌成为影片值得关注的一个点。

从着魔到驱魔,是《迷失曼谷》紧绷在故事背后的戏剧线,观众可能对闺蜜斗争、职场拼杀之类的元素不太感兴趣,但对现代人迷失于欲望、沾染了魔性充满期待,他人之地狱也是我之地狱,驱魔电影的结局最终总是可以让人松一口气的原因是,它可能也驱逐了观众内心的困扰。

《迷失曼谷》中的高僧在片中还有不小的塑造空间可以提升,其实影片完全可以压缩掉一些闺蜜之间的暗战,把篇幅让出一些给予高僧,驱魔的过程也可以适当拉长一些,这样处理虽然会提升影片制作成本,但观赏性也会得到一个量级的变化。

类型电影具有这样的优势,可以由故事驱动,忽略画面特技,依靠深藏的价值观打动观众,亦可以反其道而行之,从画面特技开始入手,凭借夸张的表现手法,带领观众进入日常生活无法看到的影像世界,让陌生影像来启动褪化的想象力。《迷失曼谷》的做法更接近于后者。

作为中泰合拍片,《迷失曼谷》在泰国取景的部分拥有异域风情,不知这是否会掀起中外合拍恐怖片的潮流,在解决国产恐怖电影老问题方面,走合拍之路或是捷径。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