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批《舌尖2》讲故事是“吃货”思维 

批《舌尖2》讲故事是“吃货”思维 

韩浩月

《舌尖上的中国2》播出,新节目增加了一些情感元素,注重讲述做美食的人和人之间的故事,这样的改变引来观众的贬褒不一,支持者认为《舌尖2》的浓浓人情味与美食相得益彰,而批评者则认为它令人大失所望的地方在于忽略了“舌尖”二字,观众更期待的是食物而非故事。

《舌尖2》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观众群体一分为二了,喜欢《舌尖2》故事化的观众,侧重从片中体会人文气息和情感力量,而不喜欢它讲故事的观众,则是更注重舌尖体验的“美食爱好者”,这两个群体的观众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矛盾,只是观看《舌尖2》所选择的点不同罢了。

《舌尖1》为什么好评如潮?那是因为当时没有给观众投入情感提供太多的切入点。《舌尖1》也是有故事的,那些上山下海采撷食材的人,那一双双布满皱纹的做饭菜的手,背后怎么可能没故事?只是当时的片子更注重美食的来源过程和制作的画面感,故事只是点到为止,所以大家只能没选择地去观看和点评。

《舌尖2》开始讲故事的做法是对的。这么说是因为,人与食物之间本身就充满故事。美食是人做出来的,美食寄托着爱,餐馆老板做美食是爱顾客,年迈父母做美食是爱子女,女人为男人做美食是因为爱情……失去了情感的灌注,再好的美食也不过是一道食物而已。

周星驰在他的电影《食神》中就传递过这样的观点:美食是用心做出来的,带着情感去做食物,哪怕是一盘简单的蛋炒饭,吃起来也会滋味无穷。人在不同心情下做出的饭菜,都会有细微的不同,何况《舌尖2》呈现出的那些美食,有许多是从历史中走出来的,那里面应该带有多少可挖掘的故事。看美食,听故事,这才是一档纪录片应该拥有的格局。

许多有名的小吃,都伴随着一个传说,比如过桥米线,是一百多年前一位秀才之妻怜惜相公苦读而无意间制作出来的,比如烧灌肠,是程咬金与老娘艰难度日时,靠邻居施舍的大肠与猪血制作出来的。老北京小吃中,驴打滚、混沌侯、萨琪玛、焦圈等等,因为历史时政人物和文人墨客的喜爱,曾留下很多故事,比如苏东坡就为焦圈写过一首诗,“纤手搓成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褊佳人缠臂金。”

只记住美食的味道而忘记美食的起源、轶闻,是一种遗憾,有几百、上千年历史的美食能保留到现在,任何与它有关的信息,都成了它的味道的组成部分。批评《舌尖2》开始讲故事是典型的“吃货”思维,是实用主义者,当然这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味蕾能记住的美味是短暂的,而与美食有关的文化、情感却是隽永的、恒定的。

单从纪录片的观赏性来讲,《舌尖2》要掌握好美食与故事的比例,这需要制作者对观众心理有准确的把握,不能顾此失彼,好的作品要懂得收放自若,带领观众在美食营造的气氛中穿行,美食可以感动人,故事也可以感动人,两者调配得当,方能让观众更加喜爱这档节目。

《舌尖2》涉及到一些危险采食的镜头,也有些食物被认为成为饮食风潮后会引发生态灾难,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对美食的热爱也应有度,冒着生命危险去体会美食的味道,未免有些得不偿失。受两部《舌尖》影响,这档节目已经有了很大的影响力,不排除里面提到的美食品种,会引发跟风抢购食材,说会形成生态灾难有些夸大其词,但对美食的非理性消费,也会带来潜在的风险。呈现于荧屏上的美食,是经过拍摄、后期制作而成的,有艺术加工的成份,作为观众,看着荧屏刘口水可以,别太把“吃尽人间美食”当成人生追求。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