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解救姜戈的医生为什么必死?

解救姜戈的医生为什么必死?

(此片已被停映,只能通过网络观看,对审查制度再次进行一次深深的鄙夷,并呼吁该片早日回归大银幕。)

韩浩月
 
    在引进国内放映时,《被解放的姜戈》更名为《被解救的姜戈》,“解放”变“解救”,格局一下小了许多,但能够在删减极少的情况下公映,仍然无损影片在整体上的精彩。本来昆汀·塔伦蒂诺也无意重点表现美国南北战争的残酷和废奴运动的艰难。
 
    《姜戈》把故事背景放在美国南北战争开始的两年前,这样有效避免了对内战的过度解读,留出了更多空间用以表现舒尔茨医生和姜戈超越种族和肤色的情感。《姜戈》更侧重于讲述两个男人之间的友情,用粗狂的影像风格,细腻地还原了本能寻在于人性中的友好、善良、互助等美好品格。
 
    出于利益的初衷,赏金猎手舒尔茨医生“强行”购买了黑人奴隶姜戈,在姜戈的帮助下完成猎杀罪犯的任务并且领取了赏金后,两个人该分道扬镳才对,但在听完姜戈想要寻找自己被贩卖的妻子这个愿望之后,医生决定帮助他,这个决定,从个人角度看,是一个单身汉想要成全一对夫妻团聚的简单愿望,从大的历史层面看,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产生了真正感情的体现。
 
    医生对姜戈的帮助,很容易令人联想起美国内战爆发的原因之一,北方人民对南方奴隶的巨大同情心,许多生活富足、家庭美满的北方人,在“废奴”口号下,加入到这场血腥的内战中去,并最终取得了胜利。在《姜戈》中,医生之死让喜爱这部电影的观众难以接受,这位经验老道、身经百战、狡猾与智慧兼备的赏金猎手,在射杀糖果农场场主加尔文·坎迪后,完全有机会脱身逃生,但医生偏偏在关键时刻反应迟钝了,被轻率地一枪打死。
 
     《姜戈》剧本的这一设计,可能是出自对南北战争残酷性的考虑,可以不死但偏偏送死,医生和北方士兵的命运是一样的,如果医生不死,《姜戈》的悲剧性会削弱不少,失去医生帮助的姜戈,学会了自救和复仇,这也隐喻着奴隶在无数人的牺牲之下,终于懂得了如何实现独立与自由。
 
    当然,医生与姜戈的故事所折射的美国内战,在这部电影里是作为背景出现的,哪怕有奴隶搏斗以及被狗撕食等残酷场景的出现,也不过是徒增电影的血腥感而已。观看这部电影,真正打动人的是医生和姜戈对于身份平等的追求,医生内心尊重奴隶,但言行上也时不时要表现出自己的精英面孔,他也为此感到纠结、羞愧,姜戈在白人面前不卑不亢,时时彰显自己的自由人身份,因此产生的各种情绪对抗,都在大声诉说着自由与平等的重要性。
 
    医生与姜戈是站在一起的,影片有个细节,在从医生的尸体上找到妻子的赎身证明后,姜戈吻了一下医生灰白的头发,从前从未有过肢体方面友好接触的这两个人,跨越了包括身份、阶级在内的所有壁垒。而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农场主,性情阴冷,性格狂躁,行为狠毒,令人不寒而栗,死于一枪毙命的形式,有大快人心之感。比较有意思的是,医生枪杀农场主,并不是因为农场主讹诈了他的一万两千美元,而是不愿与之握手,在这点上,与南北战争发生是因为双方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不谋而合。
 
    在表演方面,莱昂纳多的气场力压其他主角,医生与农场主管家的饰演者也可以用精彩来形容,第一主角姜戈反而符号化了,给人的感觉是谁演都一样。昆汀一如既往地在他这部电影里耍酷摆帅,通过画面、音乐、台词时时证明他的存在。对于作品来说,能够让观众彻底忘记幕后人员才好,但昆汀例外,虽然无数画面能让你联想到仿佛昆汀在银幕上对你挤眉弄眼“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但愣是对他产生不了反感,这就是风格的力量。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