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私生粉被刑拘,追星被划出了红线

私生粉被刑拘,追星被划出了红线

在7月15日王一博所属公司发布声明,称针对发现疑似私生粉在王一博车辆安装追踪定位器一事报警后,北京昌平警方依法展开调查,很快将嫌疑人李某(女,25岁)、张某某(女,24岁)查获,目前,两人已被昌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开车尾随明星车辆,到明星家门口蹲守,在飞机还未停稳时越舱追拍明星……私生粉追星这些年行为越来越出格,但发展到在明星车内安装追踪定位器这一地步,还是突破了人的想象力。据了解,在王一博车上安装追踪定位器的粉丝,还将王一博的行程信息发布在网络社交平台上炫耀,并曾售卖牟利,这更让觉得过分。
 
此前,曾有法律专家认为,在车上安装追踪定位器,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但未达到刑事处罚标准。由此可以推断,这次两名粉丝被刑拘的原因,很有可能是因为售卖明星的个人行踪信息。追星被刑拘,这两名粉丝恐怕是开了先河,这一例子,会给私生饭群体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追星应有度,违法必被罚。
 
通过这一事件,再联想到一周多前一些私生饭在浙江绍兴“不见明星不下山”,天黑时只能报警求助的行为,不由令人想到,虽然舆论对“非理性追星”有持续的批评,社会对私生粉所做出的过分之事也施与了一定的压力,但多年下来,“病态追星”现象并未见有刹车迹象,反而有愈演愈烈的嫌疑。
 
这或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分析。其一,因为私生粉多是年轻人,其中有不少还未成年,他们与主流舆论之间,存在有天然的代沟,诸多对他们的规劝与提醒,并不能很好地到达他们那里,这需要与他们有更直接接触与交流的家长,给予他们的思想与精神世界更多的关注,帮助他们把注意力从单一的追星那里分散出去。
 
其二,“非理性追星”处在一个灰色地带,这种行为虽然时而对公共秩序造成了影响,也损害了明星作为普通人的隐私权,虽然令人反感,但确实也未达到违法、犯罪的地步,秩序维护部门或者执法部门不能主动去干涉,这给私生粉造成了一种印象:即便事情做得过分点也没关系,反正也得不到实质性的惩罚。
 
其三,部分吃“流量”饭以及依靠私生粉赚钱盈利的明星,对“过度追星”行为,一直有默许甚至鼓励的态度。当下机场追星、鲜花接星、哭晕追星等行为,早期就曾被曝光,是一些经纪公司在背后组织的“职业粉丝”所为。现在,这一做法已经让数量不菲的粉丝,变成了私生粉,明星与经济公司的乐见其成,对于“过度追星”的泛滥是有一定责任的。
 
私生粉狂热追星,对于被追的对象来说,也是面双刃剑:私生粉在贡献出流量与金钱的同时,不免也要通过过度索取的方式,对明星隐私形成了实际的伤害,甚至试图参与到明星的创作与职业规划工作当中。显而易见,私生粉的嚣张,已经让明星与经纪公司感受到了威胁,如果真的不愿意被私生粉来左右,最好的做法,莫过于放弃模棱两可的态度,维权手段强硬起来,如此,才能让私生粉望而却步,守在追星红线之外。
 
王一博在这方面算是做的是不错的,2019 年,他曾发微博喊话私生粉停止各种侵犯个人隐私行为,称“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对于明星来说,这是对私生粉骚扰的一种强烈的反对。这次报警处理粉丝的跟踪,更是传递出一种坚决的态度,相信这也会启发或鼓励深受私生粉困扰的明星,把法律当成捍卫自己隐私的武器。
 
追星被刑拘,这起事件也会起到案例作用,没准会推送相关法律法规的进一步完善,让追星红线更加清晰明确,这样无论对明星还是对粉丝来说,都是好事。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