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大江大河》为何能在白玉兰奖“盛开”?

《大江大河》为何能在白玉兰奖“盛开”?

《大江大河》为何能在白玉兰奖“盛开”?
6月14日晚,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举行颁奖盛典,《大江大河》获得最佳中国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女配角、最佳编剧(改编)、最佳美术5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最佳男女主角,分别被倪大红与蒋雯丽拿下。
 
从本届白玉兰完整获奖名单看,仅有一部古装剧《天盛长歌》获得最佳摄影,其它得奖作品,都可以划到现实题材领域。其中,带有历史回顾色彩的现实主义大剧,成为本届白玉兰的主旋律,《大江大河》、《正阳门下小女人》、《爱情的边疆》这三部作品,都是在回顾中展望,对历史与当下的衔接,有着精准的刻画。
 
《都挺好》给整体庄重的获奖名单,带来一些活泼气息,倪大红“多年绿叶变红花”,在超强人气的支撑下夺得最佳男主角,一定程度上,这代表了社交媒体舆论的影响,是白玉兰奖对于流行文化的积极回应。遗憾的是,在《都挺好》中表现同样出色的姚晨,缺席最佳女主角的席位,没能与倪大红一起,推动都市题材在现实主义创作中探索都市生活更多的矛盾与冲突。
 
《大江大河》是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献礼作品当中涌现出来最优秀的一部电视剧,哪怕一年之后,再去回想剧情与人物,仍然能感受到它不急不缓的叙事风格所造就的史诗感,以前经常说到“平民史诗”,《大江大河》的内容指标符合这一定义。《大江大河》清晰地表达出了“历史是人民创造的”这一价值观,在电视剧中,对个体价值与尊严的表达,是它的重中之重。
 
《大江大河》是个大题材,对过去40年有着宽阔的广角呈现,它的表达涵盖一切,几乎没有死角,政治、生活、人际、人性,等等,在剧中都按照一定的规律实际发生着、变化着、运转着,渴望变得美好——这一集体愿望,成为驱动一个复杂社会自我聚力的巨大动力,不管剧情如何发展、人物如何转变,剧作始终给人以不灭的“希望感”,它让人坚信一些事物的亘古不变。
 
《大江大河》由于面对了大历史和真问题,捆绑创作手脚的锁链必然是存在的,而它的解锁方式很简单,只有两个字,“真诚”。内容的“真实”与态度的“真诚”,帮助它在实现“好看”这一目的的同时,也拥有了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质量。可以这么认为,在2018年,唯有《大江大河》能担得起人们对时代与生活沉甸甸的期望。
 
把大奖颁给《大江大河》让本届白玉兰奖扎稳了阵脚,使得它禁得起推敲。作为电视剧创作的“风向标”,《大江大河》为业界提供了一个上好的思路与道路,以此为模式,大可以创作出更多具备相同气质的作品。但之所以后期的类似作品达不到《大江大河》的高度,在于创作者与制作者的犹疑,犹疑态度的产生,一是在创作方面不够自信,二是在表达手段上有些胆怯,三是没法在大局层面对作品进行牢靠的掌控。
 
《大江大河》的外在是可以学习的,但其内在却难以被复制,因为“真实”与“真诚”,说起来容易,真正想要把这要素融入到剧情与每个人物身上,需要花费大量的心血与精力,并且创作者还要对作品有着饱满的热爱,这显然是业界所缺乏的一种精神。
 
希望《大江大河》在白玉兰奖上令人瞩目的成绩,能够坚定电视剧人的决心,哪怕不太愿意在现实题材领域深耕,即便创作其他类型作品,只要把这两点把握好,也能给观众带来惊喜。
 
《大江大河》为何能在白玉兰奖“盛开”?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