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难以改编的张爱玲

难以改编的张爱玲

难以改编的张爱玲
许鞍华要把张爱玲的《第一炉香》改编为电影,开机消息传出后,影片选角问题成为网络热点话题,先是某大V博主质疑女主演马思纯读不懂张爱玲,现在又是网友嘲讽男女主角身材“强壮”,片名被调侃为《第一炉钢》、《骆驼祥子》,相关文章下面的评论,变成了张爱玲作品大型研讨会。
 
张爱玲原著,王安忆编剧,许鞍华导演,这为《第一炉香》的改编提供了高期待值,但网友对选角的不满,却不是个好兆头,通常像这种开机时难以得到网友“祝福”的作品,公映后会遭遇更为严苛的要求。一部离公映还遥遥无期的电影,有这么高的话题热度,表明张爱玲在当下读者(观众)心目中的位置仍然重要,“张迷”们想要捍卫偶像作家的作品得到最完美的呈现,对编剧、导演挑不出毛病,就只好对演员“下手”了。
 
张爱玲的小说,出了名的难改编,一是她的作品注重心理活动描写,灵敏细致,意象纷繁,适合文字阅读,不太能够满足影像呈现所需要的强戏剧性.二是她笔下的人物多冷酷决绝,与当时复杂多变的社会浑然一体,与当下生活有着一定的距离。张爱玲作品的深入人心,以及“张迷”对她笔下人物的熟悉与了解,决定了难以在当下寻找到非常合适的演员。
 
比如,《第一炉香》中张爱玲这样描写葛薇龙的相貌:“她的脸是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现在,这一类的‘粉扑子脸’是过了时了。她的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也许她的面部表情稍嫌缺乏,但是,唯其因为这呆滞,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对应这种描写,把娱乐圈的女明星扒拉一个遍,真没有特别能够对号入座的。
 
正是因为张爱玲的作品改编是块“烫手山芋”,所以一般敢于挑战并获得很大影响的,都是影视圈的高手,除了许鞍华之外,其他导演有李安,侯孝贤,关锦鹏……张爱玲的作品不少,但被成功改编的影视剧并不算多,正是因为这几位港台导演的创作,张爱玲才能在影像时代的几个时期,借助视频内容这个载体,一次次被提到,提醒人们进入她创造的那个真实、清冷、孤独的情感世界,拥有一种平心静气的获得感。
 
目前最受观众喜爱的张爱玲电影,恐怕得是许鞍华1997年的导演作品《半生缘》,黎明主演的沈世钧和吴倩莲主演的顾曼桢,自次深驻观众内心,成为无可取代的张爱玲笔下人物的现实形象。许鞍华的这部电影非常重要,它把张爱玲刻画的世界,成功与现代观众对张爱玲的理解进行了融合,张爱玲的悲凉与世纪末的惆怅,成为《半生缘》的整体气质,许多观众通过这部电影,真实地接近了一次张爱玲。
 
《半生缘》对张爱玲近乎“垄断”式的诠释,10年后的2007年,被李安导演的《色·戒》打破,《色·戒》篇幅不过万余字,却被张爱玲写了30年,似乎也只有李安,能够在张爱玲这部非常特殊的作品里,发现作者想要真实传递出的女性心态,《色·戒》公映后引起大范围讨论,讨论范围突破了电影,进入了知识圈层,不少学者从思想的角度,对电影、张爱玲以及她的女性立场、包括时代与社会氛围等,进行了深度的分析。
 
关锦鹏拍摄于1994年的《红玫瑰白玫瑰》,侯孝贤拍摄于1998年的《海上花》,都是华语电影中的佳作,只是相比《半生缘》、《色·戒》,关锦鹏与侯孝贤的作品还是稍显小众了些。但正是这几位导演,奠定了“张爱玲+名导”的创作模式得以形成,张爱玲电影由此也给人留下了有深度、不浮躁、容易令人感怀的印象,在当前电影市场环境下,改编张爱玲作品风险性很强,因为无法确定,主流观影群体的审美,是不是还能够接受张爱玲作品内在的冷与沉思。
 
也许大家要做的,不是去讨论谁适合演葛薇龙,而是张爱玲的电影该怎么拍,才能延续《半生缘》《色·戒》开辟的路线,让张爱玲的魅力,在大银幕上继续彰显。
 
难以改编的张爱玲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