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12月28日零时,北京公交、地铁将开始切换新的计价系统,针对实施计程票制票价后可能产生售票、检票、补票、问询及进出站闸机车票异常处理、查堵违规逃票等工作量增大问题,北京地铁将增加3600名站务人员,做好现场应急工作。
 
价格具有杠杆调整作用,地铁票价上涨了,理论上讲乘客人数会相应减少,地铁的运乘负担会下降,站务人员的压力也会适当减小,那么为什么北京地铁非但没有裁员,反而增加了由3600人组成的庞大员工队伍?
 
根据交通委的说法,这3600人,是针对有可能产生的售票、检票、补票、问询、闸机管理等工作量增大问题而补充进来的。这个说法也难成立,北京地铁自2006年5月启用IC卡取代月票和单一车票,迄今已有八年多时间,这么长时间以来,庞大的地铁通勤族已经熟练掌握了IC卡的使用,除了少数第一次乘坐地铁的游客需要帮助,绝大多数乘客是无需劳烦站务人员帮忙的,就算需要帮助,原有的站务人员也能满足需求,新增的3600人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添乱”。
 
除非有这样一个可能,新的计价系统紊乱,导致刷卡不正常引发人流秩序混乱。但依现在的技术水平看,仅仅是计价系统更改一下票价数字而已,而且此前有充足的时间进行调试,如果出现计价系统紊乱,只能说这套系统太小儿科。
 
排除了种种可能之后,北京地铁增加3600人的主要目的就剩下了一个,防止乘客逃票。对于地铁涨价后乘客逃票的话题,自涨价信息刚刚放出的时候,就有不少网友参与讨论,这一讨论在前些天到达一个高潮,网上和社交媒体流传着各种逃票技巧,有的写得貌似很有可行性,比如办两张IC卡,进站和出站刷不同的卡,仍然可以只花两块钱随便坐地铁。
 
但是,这些逃票技巧根本不具备可行性,因为地铁站方很容易破解,比如只需简单地限定一个乘坐时间,就能让使用两张IC卡的做法毫无立足之地。至于其他种种可行性比两张IC卡还低的逃票做法,更多是网友出于对涨价不满而故意传播的恶搞行为,但偏偏是这种恶搞行为,让北京地铁紧张起来,煞有其事地准备了3600人的队伍用于应对。
 
做个简单的算数题,就算每人每天的工资按100元算,每天仅工资费用北京地铁就要支出36万元,按逃票者平均每人5元算,每天需要查堵72000人逃票,才够付人工工资的。北京每天会有7万多人逃票吗?如果北京地铁检票、进出站设计合理,提高逃票难度,有多少人会愿意冒被抓、不慎受伤的风险逃票?抓逃票的行为要持续多久才能实现无人逃票的目的?在逃票人数降低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时候,这3600人要被遣散吗?
 
花高昂的成本,来扼制本可通过设备升级、管理调控就可降低的逃票人数,北京地铁算了一笔非常不划算的账,只有特别不在乎钱,才会用这个傻办法,这也算是一种“懒政”了。此外,也有建议把逃票者纳入征信体系,当逃票的代价足够大时,有逃票想法的乘客自然会约束自己的行为。
 
对还未发生的大面积逃票行为的猜测,并兴师动众地采取笨办法围追堵截,表面上看是北京地铁的无奈之举,而实际上则是对乘客的一种深深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是建立在全体乘客身上的,在北京地铁站方看来,所有乘客都是可疑的逃票者,只有依靠庞大的稽查队伍,才能从阵势上吓唬倒乘客“千万别逃票,逃票必被抓”。
 
既然地铁涨了票价、按照里程开始计费,那么乘客就成了消费者,是以后可以给地铁贡献利润的人,可谁见过饭店门口安排专门人手防止食客逃餐费?商场门口安排专门人手防止顾客逃购物款?这种依赖庞大阵容“威慑”逃票者的做法,更多地侵害了地铁乘客的心理感受,毕竟就是坐个地铁而已,怎么还被当贼防备了?
 
话题:



0

推荐

韩浩月

韩浩月

613篇文章 1次访问 137天前更新

作者为散文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出版有《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一个人的森林》《爱如病毒,喜欢潜伏》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