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韩浩月
 
这么多年过去,海岩的原著小说忘得差不多了,但女警爱上黑帮分子并意外为他生下孩子这个情节却牢记难忘,这个设计成为了整部故事的驱动力,在高群书的电影新作《一场风花雪月的事》中,女警言行仍在主导这部电影的情节进展。
 
Angelababy饰演的女警吕月月,扮相十分俊俏,和当年电视剧版《风花雪月》中的徐静蕾一样,有着不属于警队的那种另类女性特质。电影用的是影像语言,看不到吕月月的心理活动,在保护黑帮分子正熙的过程中,吕月月是如何爱上他的这不得而知。
 
警与匪的对立性质决定了双方遇到只有激战而很难产生缱绻,海岩小说的魅力就在于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并由此想带领读者进入女警的内心世界。电影版《风花雪月》出于商业方面的考虑,加入了占领很多戏份的追车、枪战镜头,在刻画吕月月与正熙互生情绪时,采取了留白表现方式,给观众留下了想象空间。
 
按照我的理解,吕月月爱上正熙的唯一缘由是,作为一名警察新手,她更多的是在意自己的女性身份而非职业要求,从学校到警队,她并没有彻底完成由学生到职业警察的身份转变,情窦萌生后无法自控。至于有人会将此解读为,女警为找回国宝自我牺牲,这是说不通的,追缉国宝是集体行动,吕月月只是其中一份子,如果其牺牲她的感情来换回国宝的回归,故事未免也讲得太主旋律了点。
 
在高群书的电影里,一场不该发生的爱情,其挑动者并非吕月月,而是那个深情的黑帮分子正熙,正熙不惜送回国宝金佛以换取和吕月月见面并要求她一起走的机会,在如此一个正反颠倒、天火迸发的时刻,吕月月懵懂地随正熙走了,她爱上的并不是正熙,自然更不会是国宝,也许是价值连城的国宝背后所蕴藏的巨大情感暗示,这暗示曾出现于李安电影《色戒》中,收了明知道不会属于自己的“鸽子蛋”的王佳芝,不也是确认了“他真的是爱我的”之后义无反顾地拿命去救易先生吗。
 
剥离掉警匪题材、角色对抗,把《一场风花雪月的事》当成一个普通爱情故事来看,一切就会变得好理解多了。黄晓明饰演的警察男友薛宇,是个嫉妒心强、不怎么有男子气概的人,当他与吕月月之间的感情陷进平淡俗常后,正熙的闯入便成了搅局者,如果读过弗洛伊德有关爱情心理学方面的著作,就会发现这个貌似复杂的三角情感关系其实最简单不过,在紧张激烈的对抗环境中,不排除会有人抽身而出,意图通过释放自己的意愿来改变现状,从而获得一种自我存在感。
 
了解这些,《风花雪月》就不再是一个令人纠结到憋屈的故事。对于电影版故事,我的理解是吕月月即不爱正熙,也不爱薛宇,她也不爱自己,她爱的是跌宕起伏的命运,以及对未知恐惧事物的强烈好奇心。这个故事恰好也迎合了“风花雪月”的贬义一面,在风花雪月的背后,更多的是情事无常。就好比恋人看完电影后,回家炒菜做饭喝上一杯,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如果出了影院其中的一位就跟别人跑去浪迹天涯了,你说这悲催不悲催?
话题:



0

推荐

韩浩月

韩浩月

613篇文章 1次访问 137天前更新

作者为散文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出版有《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一个人的森林》《爱如病毒,喜欢潜伏》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