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韩浩月
 
《特警判官》在中国院线里绝对是个异类,开始看时,它会让你琢磨为什么电影审查官会轻易把它放了进来,但看完之后会明白,这是一部简单的、单纯到只剩下暴力的电影,没有政治影射,没有价值观输出,没有人性审判,情节不曲折,不卖弄戏剧冲突,不吊观众胃口,一切都是直给。
 
影片在末日景象的营造方面独出心裁,未来世界8亿人生活在一座超级城市,城市的很多区域被犯罪分子控制,守法公民深居简出,整座城市毫无生气,坚硬、脏脏、苍凉,重金属是整个城市的风格,每逢有格斗、枪战发生,狂躁的电子音乐便会伴随蛋壳一起四处迸溅,银幕变成了超大且逼真的电子游戏屏。
 
 
在电影中,作为暴力执法机器的特警,拥有了集侦办、审判、执法为一体的权力,在公民社会,这是完全无法接受的事情,限制警察权力,也是各个国家民众的共识。但在电影里,特警屠杀犯罪分子、误杀平民都不会被追责,完成任务后,也没有嘉奖,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判断,生硬地执行。
 
即便在它的原产地美国,《特警判官》也是一部非主流电影,它几乎是在以挑衅的态度,将无数美国主流电影建立起来的众生平等、人权至上挑落马下,至于“犯罪分子也有被辩护权利”这样的常识,更是被《特警判官》嗤之以鼻,在这部电影看来,快速而鲜明的善恶判断,可以决定所有人的命运,如果你对电影里判官的做法并无反感且有欣赏之意,只能说这部电影挑逗出了隐藏于人内心深处的暴力与破坏快感。
 
单从电影简单的人物性格塑造看,《特警判官》还是一部拥有明显童心的电影,这和它改编自漫画不无关系。判官爵德手中那柄可以听懂口令的重型武器,实习女判官安德森可爱的读心术,包括片中反面角色的各种无脑,都让电影的孩子气四溢。一方面是死亡与暴力肆虐眼球,一方面是可爱的人物言行,这让《特警判官》拥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影片有两个令人叹为观止的镜头,一是女犯罪头领“玛玛”下令杀死两名特警判官,各种超大型武器集体开火,弹药所到之处皆成废墟。二是“玛玛”被爵德宣判后扔下高楼,影片用长达数分钟的时间来表现坠楼镜头,庞大而清晰的面部特写以及玫瑰花瓣一样四处飞溅的玻璃碎渣,让这段画面拥有了诗意味道。以此为主基调,《特警判官》成为了一首唱给暴力的赞美诗。
 
1995年,史泰龙版的《特警判官》上映且赢得不错票房,很奇怪这部新的《特警判官》会时隔这么多年才拍出来,像这种无需动脑、以视听取胜的作品,在票房方面一向有优势,不知道3D版的新作能否为这个系列的续拍杀开一条路。
 
话题:



0

推荐

韩浩月

韩浩月

613篇文章 1次访问 137天前更新

作者为散文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出版有《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一个人的森林》《爱如病毒,喜欢潜伏》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