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韩浩月

 

“《西游记》里面一共几个妖怪”?遇到这样的问题,我肯定不会马上在脑海里搜索被孙悟空打死或没打死的妖怪,这注定徒劳无功。稍微有点反应能力的人应该很快意识到,这是一道类似脑筋急转弯的题,比如有人问你“世界上一共有多少厕所”,那么你给对方的完美答案毫无疑问是这个,“有两间厕所,分别是男厕所和女厕所。”

 

在复旦大学2013年自主选拔录取改革试验面试中,考官问出“《西游记》里面一共几个妖怪”这样的问题一点儿也不奇怪,之所以这么说,请注意“录取改革实验”这几个字,既然带有改革和实验的意图,那么考官不按常理出牌就在情理之中了,难道考官就不知道这样的问题有点无厘头吗?但恰恰是这样的考题,最能考验考生的反应能力与思辨能力。对此题目目瞪口呆的学生,只能说他在沉闷的学习氛围里呆得太久,是时候用这种题目来刺激一下固化的思维模式了。

 

去年有考官问出了“如来和玉帝谁大”这样的问题,有机灵的考生答道,“他们一个是道教,一个是佛教,不具可比性”,这虽不是什么标准答案,但若考官给这个回答判错,只能说考官的智商和情商都有问题。实际上,正是这些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不但能考验学生的综合知识素质,也能从中发现学生的性格特点、审美与情怀等等,我若是考官,谁回答得最有意思同时又最无可辩驳,就肯定会优先录取他。

 

许多人对考官的奇怪问题群起而攻之,是觉得考官的问题带有挑衅性质,仔细想想着实如此,考官挑衅了多年来应试教育思维,挑衅了扒书本找标准答案的习惯性动作,更是挑衅了隐藏于人们内心最深处的服从欲……且不说“《西游记》里有多少妖怪”这样的问题,就算比它更荒诞一些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智慧与智慧的较量才有意思。

 

“请问莫言去年12月在哪个大学演讲的?”是另外一道被广为诟病的“奇葩题目”,考试考到莫言不提及他的作品却谈论他某场演讲的进行时间,这的确难以令考生接受,但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在考验学生对文化时事的关心程度?如果知道莫言在大学的演讲时间,多少会知道一些他的演讲内容,而这些演讲内容所涉及的文学观念,是在其作品中难以很直接发现的。所以,对待考官的另类考题,我们不妨先从善意的角度去理解,考官这么做真的不是为了为难学生,而是通过考试给予学生一些启发。

 

解除多年来已成顽疾的教育定势思维,需要从教育制度的改变这个根本上出发,同时也需要老师与学生一起努力来打破这约束学生自由、独立思考的思想藩篱,如今复旦大学的教授已经过了河,考生们也就别在河水里摸石头了,赶紧上岸吧。

话题:



0

推荐

韩浩月

韩浩月

613篇文章 1次访问 137天前更新

作者为散文作家,文化评论人,影评人。出版有《写给大话时代的告别书》《一个人的森林》《爱如病毒,喜欢潜伏》等。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