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文章归档 > 2020年06月
2020年06月30日 17:57

于蓝:一生走了太多路的时代女性

韩浩月
著名表演艺术家于蓝6月28日凌晨去世,享年99岁,她的小儿子田壮壮确认了这个消息,田壮壮导演在朋友圈写下了这样一句话,“妈妈走了,现在你的感官不再起作用,你的心独立,赤裸,清明且处于当下……”
知母莫若子,田壮壮写给母亲的话,是告别,也是一种评价。“独立、赤裸、清明”这三个关键词,或是对于蓝一生心路历程的盘点,银幕上的于蓝,公众面前的于蓝,和儿子眼里的于蓝,是会有一些不一样的。
...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7日 14:48

东莞图书馆农民工的留言为何打动人

  韩浩月   在东莞打工17年的湖北农民工吴桂春,所工作的鞋厂因疫情原因停工,打算返乡的他,在退还东莞图书馆读者卡那天写在留言簿上的一段话,在社交媒体上刷了屏,东莞人社局在知道这一消息后,决定为其推荐工作,想要把这位喜欢读书、热爱图书馆与东莞的读者留在这个城市。   读书让吴桂春有了不一样的表达能力,这从他写在留言薄上的话就能看得出来,不但有字面上的流畅,更有字面后的深沉情感,还有“惠识东莞”这...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27日 14:38

韩国电影激浊扬清,用实力迎来荣誉

韩浩月    2020年6月3日,《寄生虫》获第56届韩国电影大钟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剧本、最佳女配角、最佳配乐五项大奖。此前,《寄生虫》已横扫青龙奖、电影评论家协会奖、春史电影节等韩国各大本土电影奖项,并且在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第72届戛纳电影节等国际电影节与颁奖活动上大出风头。在2019——2020年度,与《寄生虫》共同参与竞争奖项的其他影片是不幸的。荣誉都属于《寄生虫》,也属于韩国电影。   从窃取一种...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5日 16:23

网络暴力也有蝴蝶效应

韩浩月   发生在陕西西安的一起“骑车女人暴打女孩”的事件,让千里之外浙江绍兴一位名为郑燕(化名)遭遇到了一场网络暴力,当西安那位暴躁的母亲用自行车撞击女儿的时候,一场有关网络暴力的蝴蝶效应也悄然挥舞起“翅膀。   “骑车女人暴打女孩”的视频在经过网络传播引起当地警方关注之后,当事人被迅速找到,并被批评教育,虽然网民认为这没什么惩戒效果,但在目前法律框架内,对于母子关系的暴力行为暂时也没法达到一...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0日 11:45

保护著作权,需要郑渊洁式维权

  韩浩月   今年六一国际儿童节到来之前,童话作家郑渊洁收到了一份来自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立案通知,他笔下的经典文学形象之一“皮皮鲁”在被他人注册为商标后,经过一波三折的维权仍未有最终结果,这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再次立案后,郑渊洁对“要回自己的皮皮鲁”充满了信心。   “皮皮鲁”是2010年被四川成都某公司的邹某某申请注册的,对应的产品是蛋、豆腐制品、牛奶制品等,从那时起,郑渊洁就开始了自己长达十年的...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10日 11:44

几个适合读书的理想场景

几个适合读书的理想场景

韩浩月
有几个月没出远门了。出远门的好处是可以换个环境、换个心情,另外还有一条附加的好处——能够好好地读一本书。有朋友说出门旅行前会在行李箱里塞一本书,但往往是怎么带出去的就会怎么带回来。这很正常,书是重要的行李,可以不读,但不能不带。
我喜欢在出门的路上读书,是因为环境带有一定的强迫性,比如在飞机上,两三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太无聊了,除了读书似乎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
在“地上”...




阅读全文>>
2020年06月03日 13:39

李泽厚著作权为何陷入“罗生门”?

李泽厚著作权为何陷入“罗生门”?   韩浩月   年已九旬的李泽厚,突然成为上周的文化热门人物,一纸声明,让这位著名学者成为舆论焦点。在经历了一圈李泽厚发布补充声明、被声明方回应、李泽厚晒合同之后,李泽厚是否被侵权的“罗生门”接近真相大白,由“出版权、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等构成的财产权,以及由“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尊重作品权”等构成的人格权,通过这一事件得到了一次传播与普及,也让非专业人士,对涵盖上述各种权利在内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