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韩浩月 > 文章归档 > 2014年五月
2014年05月22日 09:38

谁愿把自己当成中产阶级?

韩浩月

近日,《彭博商业周刊》报道了中国中产阶级狂热出境游的消息,根据这份报道提供的数据,从2003年的2000万人到2013年的9800万人,十年间中国出境游人次增长率接近400%,“出境游人数壮大的背后,是中国中产阶级群体的迅猛扩张与消费升级。”

中产阶级通过各个渠道发出来的抱怨不绝于耳,如家庭承担的税费太高,一套房压垮中产家庭,工作压力大生活质量差,“哪儿有什么中产阶级,都是房奴车奴孩奴”……这些抱怨声音,多指向政府财政收入过高,不愿藏富于民......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0日 09:42

《归来》是在反思文革还是消费文革?

韩浩月

《归来》公映之前,有声音对其进行了激烈批评,认为张艺谋避重就轻、躲避历史、缺乏批判锋芒,《归来》就是一部老年版的《山楂树之恋》,这是基于对原著《陆犯焉识》的了解而给出的结论。

同原著相比,《归来》要平和甚至平淡许多。原著中,陆焉识在大雪夜逃离农场打算看一眼女儿演的电影,逃跑过程被描写的悲伤壮烈,农场的残酷生活以及陆焉识与管教干部之间的故事,也尽显特殊时期人性的扭曲,这些,无论对于场面刻画、历史感营造还是凸现批判立场,都完全可以手到擒来、为我所用,但张艺谋放弃了遵循原著。

影片撷取了陆焉识平反回家作为故事切入点。......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9日 09:36

中国人情爱观中的“姐姐情结”

韩浩月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山上的野花为谁开又为谁败”,“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作为女人和女性情爱的代表符号,“花朵”在大众文化里被赋予了浓厚的女性色彩,类似“闻香识女人”这样的定义比比皆是,在《花儿与少年》节目中,郑佩佩、凯丽、许晴、刘涛、李菲儿,是不同年龄段的代表,是不同时代的“花儿”。

“花儿”和“少年”这两个具有社会学意义的意象,由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5日 09:31

《舌尖2》不应肩负道德教化的责任

《舌尖2》不应肩负道德教化的责任

韩浩月 


    《舌尖上的中国2》开播以来争议颇多,但侧面也证实它的确对观众有吸引力,批评它重人文而少美食,是观众不适应第二季在立意上的变化,如果节目能够紧扣主题,所讲故事与美食完美融合,那么故事会是美食最好的“食材”,让节目除了观赏性之外,更多一些意义。

前几天《舌尖2》第四集《家常》播出后,对《舌尖2》的批评也到达一个高峰,讲故事太多而美食镜头偏少仍是批评的主要声音,此外,有批评片中河南妈妈做的上海红烧肉不正宗的,有批评片子三观不正的……《舌......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12日 10:05

这仍是一个谈诗色变的时代

这仍是一个谈诗色变的时代

韩浩月


  最近出现了“读诗热”的说法。读诗现在真的很热吗,这是一个需要冷眼旁观的问题。一方面,热爱诗歌的诗人开始比以往更加频繁地在社交媒体上张贴他们的诗歌,社会与媒体精英开始扮演诗歌推手的角色,有关诗的话题与活动也时常能够被大众视野触碰到。另一方面,对诗人的异样眼光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在精神产品中,诗歌的位置还远远低于小说、电影等,现在基本上还处在一个谈诗色变的时代。


  让读诗有热起来迹象的是微信公众号“为你读诗”的出现,这项公益诗歌活动发起人的名单上,出现了诸多企业、娱乐圈、传媒业知名人士。他们为什么会凑到一起来做一项与诗歌有关的推广活动令人好奇,但“集中力量办大事......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9日 09:34

《人间·小团圆》:人生目的地只有一个

韩浩月

《人间·小团圆》的温情结尾,被一些观众解读为体现港人自强不息的精神,这是一个莫大的误读,它完全区别于《岁月神偷》这样的“香港主旋律”,电影角色多带有消极、无奈或悲伤气息,之所以看起来不那么沉重,是因为影片点到为止了。

对生活有如此平静的记录和真实的描述,让《人间·小团圆》耐人寻味,认为该片“平淡无奇”而给它打低分是不公平的,是对电影“细节的力量”的不了解。在台词与潜台词之间......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8日 16:45

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鲜花与陷阱

韩浩月

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是国产片的一个特殊类型,它不好拍,但每年总有那么一部两部上映,它很难拍得好看,但总有人愿意尝试,它常“影院一日游”,但总有人为它投资。

从表面上看,少数民族题材显得花团锦簇,总是一幅天空很蓝、云朵很白、景色很优美、乡情很淳朴的景象,但鲜花之下常有陷阱,一些此类型片子看完之后不禁让人疑惑,怎么会拍成这个样子?

眼下在影院上映的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04日 15:53

超级市民蜘蛛侠

韩浩月

那个六七岁的纽约小市民披着蜘蛛侠行头,要与犀牛人“决一死战”,这是《超凡蜘蛛侠2》最为打动人的一幕。在这个小男孩身上,可以看到孩童纯真的偶像情结,闪光的市民精神,和对城市家园的那颗拳拳之心,这不正是蜘蛛侠被人喜欢的理由吗?

影片如果多拿一些篇幅,来诠释蜘蛛侠——这个超级能战斗的漫画英雄,和超级现代城市纽约的关系,那么将会给观众带来更多的代入感。蜘蛛侠在这部电影里完全就是一城管,扶老太太过马路,保护......

阅读全文>>